当前位置 首页 > 褒扬先烈 > 先烈故事
字体

石烂海枯犹此志——抗日名将(二)

发布日期: 2020-12-18   浏览量:

各位听众,上一回我们讲到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三省沦陷,日本帝国主义疯狂的侵略野心不断膨胀,企图占领当时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继而威胁南京,达到侵占全中国的目的。

1932年初,日军唆使浪人组织在上海四处挑衅,想重九一八事变阴谋。当时任驻守淞沪的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早已洞察到了日军的侵略动向,进行了各方面准备和动员。123日,蒋光鼐、蔡廷锴、戴戟三位主要将领召开十九路军营以上干部紧急会议,讨论了一切必要的应战措施,包括准备军粮物资,部署兵力,发动动员,要求随时做好自卫战斗准备,并且下达了至关重要的一项密令:如日本军队确实向我驻地部队攻击时,应以全力扑灭之。正是这种决心和准备,为后来在抗战中有效打击日军奠定了基础。

十九路军是清一色的步兵,没有飞机、坦克和装甲车,武器装备落后。日军凭借陆海空三军优势,根本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日军指挥官少将盐泽扬言要在4个小时之内占领上海。开战之后,日军飞机低飞到1000米以下低空狂轰滥炸,在坦克、装甲车掩护下多次冲锋,企图突破闸北防线,但在中国士兵英勇抗击之下,连连受挫。未得逞的日军一边提出停火要求,一边增派援军,于31日晚又一次发起进攻21日,蒋光鼐亲临闸北前线指挥战斗,再次打退日军。24日,日军再次发动进攻,战火蔓延到江湾、吴淞一带,增兵已达一万人,但十九路军防线仍巍然不动。盐泽被免职回国。这一胜利使全国上下为之欢呼振奋,一扫甲午战争以来的憋闷之气,十九路军和蒋光鼐的名字在大江南北被人们传颂,他的画像被庆祝胜利的群众高举前进,激发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

26日,日军新任指挥官野村接替盐泽,兵力增到两万五千多27日,蒋光鼐拟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守住闸北至江湾一线以及吴淞要塞两地区,形成中国军队左右两翼夹角之势,而主力集结真如、大场、杨家行一带,待敌以主力进出江湾、蕴藻浜之间时,即在该地区与敌决战,一举歼灭他们。

闸北一带,日军以铁甲车分路来攻,十九路军死守阵地,以肉搏相持,虽伤亡过千,但日军的进攻也毫无进展。日军久攻闸北不下,又将进攻重点转向吴淞,连日以飞机、大炮进行轰炸,所过之处,房屋、炮台损毁殆尽。日军一面向闸北、八字桥、江湾猛攻,一面以蕴藻浜架桥偷渡,想包抄吴淞后路。当天上午雨雪纷飞,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几次展开残酷的肉搏,迫使日军向纪家桥方向溃退。蒋光鼐下令,当晚全线出击与敌决战!然而,南京当局一道道停战的命令飞来,如一块块巨石压在蒋光鼐的心头。军令如山,他长叹一声,收回出击命令。前方将士都为错失这个战争良机捶胸顿足、声泪俱下。计划中最有利的决战时机错过了。几十年后,蒋光鼐每当提起此事,仍不免感慨万千,仰天长叹:这是被自己绑住了手脚的战斗!

深夜,蒋光鼐着便装回到家里,郑重地对妻子黄晚霞说:现在形势严峻,日军还要增兵,战火还要扩大。有些眷属已经疏散了,但我是总指挥,你不能走。如果你也走了,大家会觉得我没有决心和信心,会影响士气,人心就散了。妻子深明事理,继续参加到后方伤兵医院服务的工作,每天一大锅鸡粥送到医院,一口一口地喂伤病员。

迫于各界舆论,蒋介石让军政部派张治中率嫡系第五军于16前往上海支援,并命令:“着第五军归蒋总指挥光鼐指挥。”218日,日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十九路军退出租界20公里、撤去此范围内军事设施并永不重建。蒋光鼐愤然拒绝这些无理要求、断然下令:用大炮回答!”20日早晨,日军发起进攻,蒋光鼐一面指挥部队,一面以十九路军名义通电全国:“军人报国,粉身碎骨是份内事,大战开始之日,即本军授命之时。使一卒一弹犹存,则暴日决不得逞……”这种拼死抵抗的决心,引起了蒋介石的不满,直接打电话责问他:这个仗打得差不多了,下令停火吧!蒋光鼐当即顶撞说:卫国保土乃是军人天职。强敌压境,怎能不奋起自卫?这仗一定要打,而且已经起来了,无法收手!”22日,日军倾巢出动,向十九路军庙行、江湾阵地猛攻,企图从中方守军的阵地中央突破。十九路军沉着应战,指挥部调度有方,接连挫败日军的进攻。双方激战数日,日军始终未能前进一步。植田中央突破的计划终告破产,十九路军又一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因为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十九路军几乎是处于孤军奋战当中,援兵没有、补给没有,全军上下白天打仗,夜间修工事,都没有休整的时间,伤亡也很严重。日军第四任指挥白川率领的两个师陆续到达上海,敌军兵力已增至八万人。蒋光鼐明白,这蜿蜒百余里的防线,仅以这久战的四万之师抵抗敌人八万之众,其结果将不言而喻。27,蒋光鼐回绝了一切会见,独自在总指挥部里来回踱步,久久不能决断。是撤退?是坚持下去?希望近在咫尺的上官云相和戴岳所部来支援。然而,他们却始终按兵不动。何应钦制止其他部队给予支援:十九路军有三师十六团,无须援兵,尽可支持。各军将士非得军政部命令而自由行动者,虽意出爱国,亦须受抗命处分。”31日,日军三万余人在浏河登陆,直接威胁十九路军侧背,由于预备队已全部用尽,援绝兵尽,无法应付登陆之敌,全线动摇。当晚11时,蒋光鼐等含泪下达命令:全线撤退。全军上下掇甲哀,泪尽以血

十九路军与第五军乘夜各自按照指定路线撤退,秩序井然。天亮时,主力部队及辎重已离开战场40里,而日军并未觉察。到32日午后,日军才发现中方主力已经转移,开始追击,而中方掩护部队按计划逐次抵抗,使十九路军与第五军顺利后撤到第二防线。

33日国联开会决定,要求中、日双方停止战争。以后,大规模战事基本停止。

55日,中、日签订《淞沪停战协定》。58日,蒋光鼐在杭州写信给蒋介石,请求辞去十九路军总指挥职务。

528日,在苏州举行淞沪抗战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各界人士和群众四万多人参加了大会,群情悲壮,挽联如林,蒋光鼐将军念及数月来所思所感,凝悲愤于笔端,挥毫亲撰一联:

自卫乃天赋人权,三万众慷慨登陴,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石烂海枯犹此志;

相约以血湔国耻,四十日见危授命,吾率君等出,不率其入,椒浆桂酒有余哀。

战后,蒋光鼐和家人一起悄然离开上海到香港暂住,不久回到了虎门,为家乡建设贡献力量。·二八淞沪抗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的光辉篇章,蒋光鼐将军是抗日英雄的典范,将毕生精力贡献给了国家建设和人民幸福,值得我们永远怀念。